罗炳辉与九打吉安城
1929年9月,国民党湘军148旅驻防吉安后,一面加紧对苏区和红军“进剿”,一面加强对城内中共地下党组织的“绥靖”。

1929年9月,国民党湘军148旅驻防吉安后,一面加紧对苏区和红军“进剿”,一面加强对城内中共地下党组织的“绥靖”。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根据中央要求和省委的决定,中共赣西特委于1929年10月25日举行会议,提出“攻取吉安”的口号,并组织成立了总行动委员会,南路、北路行动委员会及赣西红军总司令部。从此,赣西地区数十万群众配合红军长达一年之久的攻打吉安城的武装斗争拉开了序幕。

1929年4月,罗炳辉还是国民党吉安县靖卫大队大队长。11月15日带领180余名靖卫团官兵在吉安值夏起义。起义部队被改编为江西工农红军独立第5团,罗炳辉为团长。不久红军独立第5团并入红军独立第4团,罗炳辉改任第4团团长。

起义后,罗炳辉所在红军独立第四团便赶上了赣西特委第一次攻打吉安的战斗。

1929年11月17日,赣西特委决定趁国民党军成光耀部孤军待援之机,以红独2、4团为主力,红独3团和游击队1、2大队及农民赤卫军3、4、5纵队配合,于22日强攻吉安城。就在这时,省政府主席鲁涤平派出的援吉部队朱耀华旅107团和江西保安第3团陆续到达。此时,红独2、4团还在万安,敌人乘此机会立即分兵出城,向南北两路同时进犯。于是,赣西特委于12月初重新研究战斗策略,动员吉安周围25公里内的地方红军、地方游击队在赤卫队、少先队的配合下一齐来到吉安城郊包围吉安,并发动各红色区域的群众围攻所在县县城,肃清吉安外围之敌。其后,红独2团开赴北路,会同红独3团攻取峡江,截敌后援;罗炳辉的红独4团于12月中旬,在吉安城对面的水东和张家渡(现均属青原区)和敌人连续两战。两次战斗共歼敌近200人,缴枪200多支。

12月下旬,江西工农红军独立2、3、4团和永新、莲花、宁冈赤卫队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6军。合编后,罗炳辉任红6军军委委员,先任红6军2旅旅长,后任红6军第2纵队政委。

会后,红5军与红6军分别沿赣江东西两侧向吉安逼进,红5军先克兴国、万安两个县城,再打施家边(现属青原区),作战7次,缴枪180多杆。罗炳辉所在部队沿赣江北下,沉重地打击了吉水三曲滩、阜田等地反动武装,在同水区断绝敌人赣河交通达一个月之久。

经过与敌人3个月的相持,“一打吉安”初步达到了“形成对吉安城的包围之势”的预期目标。

1930年2月初,红4军前委、红5军委、红6军军委,赣西、赣南、湘赣边界三特委召开联席会议,决定第二次攻打吉安。

闻听主力红军围聚吉安,不仅吉安守敌成光耀急了,坐镇南昌的鲁涤平也急了,连蒋介石也急了,不惜从前线抽调唐云山独立第15旅和邓英独立第16旅“紧急援赣”。

由于敌情突变,红4军、红6军停止了攻打吉水行动,折回富田。

2月23日,集结在富田一线的红4军和红6军第2纵队得悉唐云山旅已到距富田20公里的水南。于是红4军、红6军第2纵队红军和当地赤卫队于24日凌晨直取水南,经过半小时激战,歼敌500余名,残敌逃往施家边。26日拂晓,红4军、红6军及群众武装万余人袭击施家边,经过近7个小时的战斗,将敌全歼。

第二次打吉安,虽未达到预期目的,但唐云山之旅被歼,彻底打破了敌人“进剿”赣西南的计划。

1930年3月下旬,罗炳辉所在部队编入红9军,4月红9军改为红12军。罗炳辉先后任军旅长、纵队长、副军长。期间,赣西南特委组织了第三次、第四次和第五次攻打吉安活动,但这一时期,罗炳辉率领的部队一直在闽西活动。

1930年6月,红4军与赣南、赣西根据地的红军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1路军,不久改称中国工农红军第1军团。罗炳辉所在红12军先后归建第1路军和红1军团。7月,罗炳辉任红12军副军长。

期间,国民党军再次换防。国民党新编第13师邓英部接替成光耀和朱耀华旅驻防吉安。

16日,赣西南特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决定趁吉安守敌大部调离、邓英师还未到防之机,于6月20日,发起第六次攻打吉安行动。

6月20日,只见吉安城对面从水东起沿赣江下,河西从螺子山起下到西沙埠,两岸广插红旗。在天华山、真君山山上也遍是红旗。在红旗飘扬的下方,隐约中见人来人往,还不时听到归队号响。就在这天,罗炳辉率领红军主力刚从闽西回吉安,顾不得征途疲劳,迅速投入攻城战斗。特委总指挥部也在这天迁到了真君山。28日上午发起总攻,虽中路赤卫队强渡赣江推进到神冈山,经过半天激战,有一个连的战士一直冲到城西赵公堂,毙敌百余人,但终因后援不及,遭敌军反击,最后撤出战斗。大部队也终因敌方工事坚固,未能攻入吉安城。

第六次攻打吉安城不顺。正当曾山、陈奇涵率领部队后撤至神冈山的时候,恰遇红6军1、3纵队从湘东返回,于是决定各路部队立即掉头,于7月1日4时再度发起总攻吉安。

第七次进攻吉安,在原部队基础上,主力增加了红6军1、3纵队。没料到,邓英部6月22日接防后,立即在城郊神冈山、天华山、真君山、螺子山以及太平桥等处设立了8个炮台,构筑碉堡、哨棚数十个,并从回龙桥到大平桥,从雷公桥到螺湖桥,从正丙岗到五里长塘,沿天华山、神冈山、真君山、螺子山山脊挖了7道一丈来宽、两米多深的壕沟,在壕沟外侧拉上带电的铁丝网,使进攻难度大增。尤其是红军总攻时,敌人从樟树调来的两团援兵及时赶到。经过两小时战斗,由于敌人防守严密,兵力强悍,红军数次发起冲锋未能奏效,伤亡近400人。为避免伤亡过大,当天红军撤出了战斗。

七八月期间,赣中赣南革命形势高涨。以红20军、红军学校和青年干部学校的学员为主、四周各县10万“精勇工农”配合开展了第八次攻打吉安行动。罗炳辉所部红12军随主力红军响应中央号召,参加第二次攻打长沙的战略行动了。

8月,红12军从湖南回吉安,军长伍中豪率一个排战士执行任务时,在安福县城郊亮家山遭靖卫团地主武装偷袭不幸牺牲后,罗炳辉接任红12军军长。

红12军回到吉安时,恰逢第九次攻打吉安行动。第九次攻打吉安是红1方面军克服“左倾”路线影响,放弃攻打长沙、南昌等大城市,扩大、巩固赣西南革命根据地,实现争取江西战略计划的结果。

9月12日,红1方面军总前委作出了撤围长沙的决定。13日在株洲总前委会议上,毛泽东总结了围攻长沙的经验和教训,确立了“由株萍路回师袭击赣敌,夺取吉安的战略决策”,并在当天发布了《进攻吉安》的命令,要求“第1军团攻取吉安,第3军团略取峡江、新干、吉水”。9月26日,中共赣西南特委常委会在陂头召开会议,布置配合红1方面军攻吉行动。

10月2日,红1方面军总前委下达了《进攻吉安的命令》。只一天的急行军,五路红军几万人神速汇集到吉安城下。10月3日午后2时,红军总部在吉安山前村发布了《红1军团总攻吉安的命令》。

10月3日晚,红4军提前向城北发起攻击。第一道防线很快被突破。由于敌人军事设施牢固,铁丝网带电,壕沟下布满竹钉,加上部队地形不熟、夜战、后续部队没能及时跟上等,第二道防线进攻进展非常艰难。4日,总部首长亲临真君山前沿指挥战斗。为保护首长安全,下午2时,罗炳辉调整了红12军的部署,主动向红4军靠拢,加强城西火力,牵制城北敌军。傍晚,红军总部在城西江边村召开会议,着重研究了对付电网和壕沟竹钉办法。其后,城西的战士找来多头水牛,牛尾绑上鞭炮,而附近群众有的搬来大捆大捆的禾草,有的搬来长板或长梯,军民们趁着夜幕潜入壕沟电网旁阵地。晚上9时,总攻的冲锋号一响,战士们点燃牛尾巴上的鞭炮,受惊吓的水牛不顾一切地向前狂奔,将敌电网破坏。趁电流断了,红军战士有的拿着柴刀,奋力将铁丝网砍开缺口,群众有的把禾草丢进壕沟,有的将准备好的长木板或楼梯搭在壕沟上搭起壕沟桥,红12军战士们首先突破敌人的防线,带头向城内冲去。不多时,只见吉安城四周的燃起了多个火把向城内涌去,各路军一齐杀入吉安城,红军终于用“火牛阵”和“禾草”降伏了敌军,全歼吉安守敌。

红军冲进城时,敌军哪敢恋战,邓英率身边人马在白鹭洲乘船顺流北逃,被红军战士沿岸追击,截获小船4只,俘敌200余人。10月5日,“九打吉安城”取得了全面胜利。

“九打吉安”是中国工农红军、中共赣西特委,以及广大群众在毛泽东“争取江西”战略思想指导下的伟大壮举。在这场持续的大规模武装斗争中,作为一个高级指挥员,罗炳辉在第一次、第二次、第六次、第七次和第九次攻打吉安的战斗中亲历亲为,指挥有力,为“九打吉安”作出了重大贡献。

365体育投注下载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365体育投注下载”的所有文字、体育投注网站哪个最好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365体育投注下载”,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365体育投注下载)”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