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战场,我家有九位白衣卫士
电话那头的人,无一不是阻止我写作此文,说这只会让他们汗颜,说他们的所作所为只是出于医生的本能,说要写就去写武汉一线的医生,他们才真正是舍生忘死,在生命......

        

抗疫漫画--纷纷请战 胡刚斌/图        

电话那头的人,无一不是阻止我写作此文,说这只会让他们汗颜,说他们的所作所为只是出于医生的本能,说要写就去写武汉一线的医生,他们才真正是舍生忘死,在生命的面前逆行。

往年的春节我是这样过的:

正月初一,婆家聚餐,整个陈氏家族四十多人,十五个座位的圆桌三张不够。

我自深圳归来的堂弟晓建,每次都是聚会的主角,众人里就数他的话最多,对长辈,对晚辈,对同一辈,对家里每一个人总有说不完的话,好像没见面的那一年时间,在他那里是十年。

堂妹淑媛,却是个例外,腼腆得像是个古时候大户人家的女儿,你问一句她才答一句。这样的性格特征,我想与他们的职业有很大关系,陈晓建是医院负责人,陈淑媛是护士。

这桌上还有一名医生,那是我的女儿静静,和她的名字一样,她的样子是那样的安静沉稳。

侄子嘉懿,是陈晓建的儿子,去年读的安徽医科大学。

正月初二,回娘家团聚。这一回简直就是医生的聚会。

不苟言笑的老乡村医生——我的老父亲稳稳地坐在大圆桌上席,听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儿媳、两个外孙女儿谈论在各自医疗岗位上救死扶伤的故事。父亲听得多,说得少,偶尔插上一句话,俨然是严师指导爱徒,微微笑意荡漾在他的脸颊,难掩他发自内心的欢喜。

今年春节却过得特别。

之前对新冠肺炎有所耳闻,这一次我们取消了聚餐。但是,我想拜年应该还是可以的。我像往年一样,早早准备好了礼物,准备好了欢喜的心情,要一并送给一年没有见面的亲人。

年夜饭过后,八点半,爱人接到了第一个电话,是堂弟晓建打来的。他提前在电

话里给哥嫂拜年,说单位来电话了,初一一早要和淑媛赶回深圳上班,布置疫情防控工作。

第二个电话,是娘家小弟贤德打来的,说他和爱人的单位都打来电话,初一一早就要赶回远在韶关的医院上班,提前给大姐姐夫拜年。

一场疫情,两个电话,把已经近在咫尺的亲人再一次阻隔在千里之外。

这两个远道归来的家庭,就这样在家乡的土地上只打了个转,就奔回来处了。

娘家小弟贤德一家是大年三十下午才到的家,仅仅住了一个晚上就又要离家。母亲说的,被窝都还没有捂热。

弟弟是个口腔医生,弟媳柳红是护士长,在他们看到各自医院微信工作群招募医护突击队的时候,两人谁都没有丝毫犹豫就报了名,成为各自单位突击队员名单里的第一个。报名时,谁也没有和对方商量,因为他们知道,同样是医护人员的爱人会无条件支持自己的举动;他们也没有想过年将八旬的父母双亲,和一个读初中一个仅两岁的女儿。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去保护别人的父母孩儿,他们的战友也会来保护自己的父母和孩儿。之后,夫妻两人,一个坚守在大宝山矿业扼住疫情的咽喉,一个坚守在京珠高速韶关站严格开展防控工作。

贤德爱写诗,生性乐观,在通宵值班后还不忘写诗,赞美和他一样奋战在抗疫一线的警察和医护人员:

“凌晨两点,我们披挂上阵/我们的阵地在高速路口/为了身后的安然入睡/为了将病毒阻隔在阵地之外/我们甘受冷风吹,甘愿一夜无眠/……我们强撑着布满血丝的双眼/走向第八百个旅客”。

最忙碌的是晓建弟弟,他是深圳宝安中心医院的负责人。在腊月二十八日处理好单位的日常事务,安排好疫情防控工作后,连夜开车回家,尽管在家的两天里依然电话不断,需要处理医院的各种事务,传达上级的防控精神,部署防控工作等等,想到能与一年没有见面的亲人聚一聚,他还是满心高兴,觉得忙也值。谁料仅仅两天,疫情防控的严峻形势就把他重新召回深圳。

看到武汉疫情的走势,晓建明白武汉需要全国医疗资源的援助,作为经验丰富的中年医生,他悄悄写好请战书,向上级部门请缨奔赴武汉第一线,父母妻儿,谁也没有告诉。然而,作为单位负责人,他的请缨没有获得批准,于是我的晓建弟弟在安排处理医院日常工作后,亲自带队在辖区内认真仔细地进行湖北返深人员的摸排、医学检测和居家隔离指导工作,把这里当成自己的战场。我打电话向他了解情况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他还在延续下午的工作,身穿白大褂脸戴口罩,饿着肚子走在对社区疫情防控的路上。

淑媛是晓建的下属,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哥哥的关照。她在最苦最累的妇产科从事护理工作,同时从事社区护理、计划免疫、产后访视、慢性病管理等工作。正月初一紧急取消休假回到深圳,马上进入工作状态。本职工作已经够多够复杂,她还主动请缨参与院感防控、消毒隔离、预检分诊、社区疫情排查、重点人员的随访和筛查等。为避免上门产后访视出现带去病毒,淑媛严格按照上级要求,每天下班回家后,利用电话或视频对产妇和新生儿进行访视和指导,还向产妇及其家属宣教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防控知识。工作量陡增,可是她毫无怨言,她说,在这样的特殊时期,每一个医务人员都会迎难而上,毫无怨言地去做力所能及的所有事情。

我的女儿静静,目前在歇第三个月产假,春节没有回万安,免去了路途的奔波。医者仁心,静静身在家里心却系在疫情这根荆棘上。像许多歇产假的医务人员一样,得知武汉疫情严重医务人员紧缺,她心急如焚,把时刻不离手的孩子交给婆婆带,有意让孩子与婆婆相互适应,备足奶粉和婴儿用品,告诉单位领导需要自己上阵请说一声,做好了随时返岗的准备。

早在半年前,我爱人就做好计划,准备小年那天带上我的公公外出旅游。作为医务人员,在疫情蔓延关头,静静多次措辞严厉,强加阻止:“现在疫情发生时期,旅游就是添乱,国家有难,你们帮不上忙,还去添乱,像什么话!”终于,我固执的爱人放弃了旅游计划。大年三十,看到武汉医用物资紧缺的信息,静静动用自己的一切网络资源要求大家转发,让更多的人看到后伸出援手,帮助她的战友渡过难关。

这是我的五位在外省工作的亲人,在防控冠状病毒工作中的现状。

另外四位白衣卫士亲人,是我的老父亲、大弟贤春、外甥女怡婷、侄子嘉懿。

父亲是十年前的乡村医生,大弟是行医二十年的乡村医生、外甥女是医院实习生,侄子是在读医科大学新生。在这场抗击冠状病毒的战役中,他们和所有的医务人员一样,站出来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老父亲八十岁高龄,十五岁开始行医,有着五十多年的乡村医生经历。卫生部门的培训、自学以及临床经验的积累,父亲的中医技术救治了不少病人,颇受乡亲们的赞誉。父亲有看bt365体育投注在线的习惯,关心国家关心社会,知道武汉发生疫情后,谁也没有告诉,他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戴上老花镜默默地翻看那些已经发黄虫蛀的医学书籍,然后结合自己的经验,开具了三张中药处方。除夕一早,看到武汉封城的消息后,父亲立即把这三张处方一式三份,分别给了两个当医生的儿子和圩镇的夏氏大药房,嘱托他们,无论谁需要都无偿献出。

外甥女怡婷,是抚州医学院临床医学学生,目前正处在实习阶段。武汉疫情无疑在她这个青年学生热血沸腾的心上拨出了更高的频振,她多次嗔怪父母,怎么不提前生下自己,怎么不让自己早两年上学,否则就已经拥有了执业医师资格证书,就有资格写请战书,就有机会上疫情一线治病救人。现在她能做的,是在寒假期间,利用手机电话向亲朋好友父老乡亲积极宣传防控知识。

侄子嘉懿的心情和怡婷一样,恨自己出生晚恨自己读书迟,恨自己在这样的特殊时期不能为国家作贡献。他也只能利用寒假,通过手机电话向亲友积极宣传防控知识。

虽然家乡上陈是个偏远山村,但武汉返乡的人员也有数名,涉及几户家庭。大弟贤春作为村卫生室唯一的医生,他们的居家隔离和医学观察成了他责无旁贷的任务。每天吃过早饭中饭,他就背起药箱前往他的阵地,一天两次给这几名重点对象测体温检查其隔离情况,然后不厌其烦给其家属讲解防控知识,有时候不放心,还加测一次体温。从他们回来的第一天到如今,一天也不落下。而他的防护措施只是一个戴在脸上的口罩。一个口罩戴一天,我不无担心,多次在电话里叮嘱要勤换口罩,要穿上防护服,严密保护自己。大弟要我别担心,说比起武汉前线的医生,他安全多了,说武汉医疗物资缺乏,自己能省就省着点。

在娘家,我是大姐。在婆家,我是大嫂,在这么肆虐的疫情面前,我担忧每一个亲人的健康状况和生命安全,尤其是那几个直接参与疫情防控的。我想要为我的九位白衣卫士亲人写点文字。然而,电话那头的人,无一不是阻止我写作此文,说这只会让他们汗颜,说他们的所作所为只是出于医生的本能,说要写就去写武汉一线的医生,他们才真正是舍生忘死,在生命的面前逆行。

然而,我还是写下了这些文字。我觉得平凡如他们,同样值得赞美。

365体育投注下载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365体育投注下载”的所有文字、体育投注网站哪个最好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365体育投注下载”,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365体育投注下载)”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