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将永远铭记
青原区陂头,由赣西南第四、十一、二十、三十等纵队和赣西南赤卫军总指挥部下属的东、西、南、北四路纵队等地方武装,组建红二十军,全军四个纵队,下辖一七二及......

原标题:历史将永远铭记——第七、八次攻打吉安纪实

■钱其昭

青原区陂头,由赣西南第四、十一、二十、三十等纵队和赣西南赤卫军总指挥部下属的东、西、南、北四路纵队等地方武装,组建红二十军,全军四个纵队,下辖一七二及一七三两个团,加上军部直属教导队、卫生队、机枪连,全军共计二千五百人枪。曾炳春任军长,刘士奇任政治委员,刘泽民任参谋长,谢汉昌任政治部主任。

中原大战,驻赣敌军不足两个师,朱耀华旅已开出赣西,成光耀也从吉安撤走,樟树的新编十三师来不及吉安接防,城内只有金汉鼎刚开来的两个营的兵力,赣西南特委曾山、陈奇涵与率红六军一、三纵队从湘东赶来的黄公略商议,决定趁吉安城内敌人兵力虚弱,第七次攻打吉安。1930年6月28日,吉安城静谧得像座死城,第七次攻打吉安的战斗悄然展开。

刘铁超率青年干部学校和红军学校几百学兵从陂头出发,七姑岭过渡,经圳头绕道城西,一鼓作气拿下了天华山,接着又攻占了赵公塘。

水东、张家渡、青石渡、梅林渡,曾山率领安仁山游击队、赤卫队和手持镰刀、斧头、梭镖的三四万群众,以及段起凤的红四团,百船千筏齐发,子弹“嗖嗖嗖”地打过来,群众牺牲不少。

刘士奇跟着一七三团攻占了真君山。他站在真君山上看到赣江中的攻城队伍像蚂蚁一样黑压压的,高兴得手舞足蹈,以为这次攻城一定可以成功,说:“这次看你邓英往哪里跑?”正待下令向城内攻击,一七三团通信员来报告:“政委!子弹打光了,无法攻击。”刘士奇气得连连顿脚:“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赤卫队总司令曾炳春又调集各路后援部队赶到,刘士奇信心大增,命令攻城。不料,敌人的增援部队已到,红军的两门迫击炮无法对坚厚的城墙构成威胁,无奈,第七次攻城又宣告失败。

部队进行休整,红六军正式改称第三军,划归红一军团建制。赣西地方武装第四、十一、二十、三十纵队正式改编为红军第二十军,曾炳春任军长,刘士奇任军委书记兼政治委员。

7月,红三军随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去打南昌、长沙,由于攻吉的需要,赣西南苏维埃政府之下改设中、西、北、南四路办事处:

中路办事处管辖吉安县的纯化、水东、儒林、东固、富田和吉水县的中鹄六个地区苏政府,以及泰和、万安、永丰、宁都四个县苏政府和乐安县革命委员会。

西路办事处管辖永新、莲花、茶陵、酃县四个县苏维埃政府和吉安县的西区苏政府。

南路办事处管辖兴国、于都、会昌、瑞金、安远、寻乌、赣县、上犹、崇义、南康、大余、南雄等十三个县的政权组织。

北路办事处管辖吉安县儒行、坊廓、延福区苏政府和吉水、峡江、新余、分宜、袁州、安福六个县苏政府。

几次攻打吉安都无法奏效,赣西南特委所有成员都心急如焚,召开常委会议研究讨论第八次攻吉方案,并成立以曾山为总指挥的赣西南军事委员会和总指挥部,统辖中、西、南、北四路行委。

8月25日,战斗首先在城西南面打响。红二十军在刘铁超和曾炳春的率领下,从圳头、曲濑    通知说:“敌人死守孤城不出,靠铁网深沟为最后的抵抗,必须要费时日,才能把它打破,在这几天当中,需要巨款维护一切,并且是万分迫切的。……各级政府务须下十二万分的决心,依照应派数目,如期筹集交来,以济急需,以便很快地拿下吉安,开展大大的局面,猛烈北上,响应各军团会师武汉,争取全国革命胜利。”

吉安有八个炮台,六座山头的岭上岭下各安一尊炮,构成交叉火力网。回龙桥与太平桥靠后河堆满了沙包,桥上桥前均筑有几尺高的围墙,墙上布有铁丝网。回龙桥与太平桥都没有门,出入桥门口都要经过哨兵盘查,哨卡至少有一个排的兵力把守。城外是开阔地,有明碉暗堡配以壕沟,壕沟深三米、宽二米,沟底密密麻麻埋着一排排竹钉。竹钉是经过砂炒、淬过毒液的,如果跌入沟中,必定穿肠破肚而死。即使是伤着了手脚,也是难以治愈。每条壕沟上布有七道带电的铁丝网,七道电网和壕沟形成一个半圆形的外围纵深线,可谓是易守难攻。

各路队伍从四面八方向敌军阵地发起总攻。刘铁超率领红二十军一部、红军学校和青年干部学校的学员,在群众的配合下攻上了真君山。真君山上,各路队伍高喊“活捉邓英!”,与敌人展开肉搏战。曾山见战斗陷入胶着状态,立即命令北路赤卫队及群众增援攻打真君山和天华山。经过近两个小时鏖战,终于占领了这两座山头,但因攻城部队缺枪少弹,无法攻入城内。

西南方向,团长刘承禄带着红二十军一七二团组成的敢死队和一千多分宜、新余农民军,在四挺机枪的掩护下,推着一百多辆用湿棉被裹着的“土坦克”,掩护红军一鼓作气冲到了壕沟前。参战群众赶紧铺上木板过壕沟,用镰刀砍,铁剪剪铁丝网。突然,所有的机枪全哑了,原来,有限的子弹全打光了,一千多名参战工农倒在了铁丝网下,只剩一百多人回来。

水东方向,一万多人参战。少先队员们高举红旗,手持梭镖,肩扛松树炮,在赣河东岸摇旗呐喊助威。赤卫队员们则乘船渡江,向吉安城攻击。可是,由于敌军在江中打下了一排排木桩,木船无法靠近河西岸,且成为岸上敌人的枪靶子,曾山急令毛泽覃指挥部队撤回。

第八次攻吉行动受阻,战士和群众的伤亡惨重,曾山、曾炳春、刘铁超三人无奈,只好将红二十军撤往峡江休整,留下游击队和群众武装继续包围吉安。这时,红一军团参谋长朱云卿送来了总前委的信:“红一、三军团攻长沙受挫,朱毛准备入赣,配合地方红军攻下吉安。为了便于指挥,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组成了红一方面军,将红二十军划归红一军团建制。”三人大喜,率红二十军立即北上。

365体育投注下载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365体育投注下载”的所有文字、体育投注网站哪个最好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365体育投注下载”,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365体育投注下载)”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